Kalo 、鹿、蛇🇬🇧

高三狗掉线中/最近混阴阳师/狗子亲妈粉/吃狗崽、荒川all(大概)、酒茨、夜青、灯刀
等/口味巨杂无比/新晋獭迷/火影蛇控/微博@本神先生

【狗崽】《梦之中》(四)终章

前文请戳头像w感谢喜欢
本章建议BGM:On my own—Ashes Remain
重点来了。就是在听这首歌的时候突然想起他们俩。大天狗站在台上对妖狐唱,带着泪,声音有些嘶哑。
然后就写了这个故事。今天完结。撒花吗?
酒茨有点少就不占tag了。

6、清晨,妖狐醒来,像往常一样伸了个懒腰。突然看到身旁的大天狗。扭头又瞥到自己还没有收起的尾巴。
瞬间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涌入脑海。无比清晰仿佛上一秒两人刚脱离开彼此。
妖狐陷入了混乱。
“该死的小生怎么喝醉了一切都要前功尽弃了妖狐你个傻x怎么这么没出息……”
“早上好。”大天狗看着抱头崩溃的妖狐,轻轻抚摸他毛茸茸的尾巴。
妖狐又挂上了那副“大天狗勿近”的表情,冷冷地看了大天狗一眼,转身穿衣下床。
大天狗看着他浮夸的演技,忍不住轻笑:“别装了。我猜我知道你这几天在干什么。”他正色道:“妖狐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妖狐闻言一怔。他...知道了?“你知道?”妖狐的诧异之情溢于言表。接着他见大天狗叹了口气,又点了点头。
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么……与大天狗在一起的一切又浮现在眼前。拥抱、亲吻、握着他的手徘徊在夏日祭的烟花下。妖狐鼻尖发酸。
但是早晚要面对吧。
也好。妖狐一咬牙:“大天狗,你不是真的醒着,你被封印了,这只是你的梦境......快醒来吧!别让那个人再掌控你了!”瞬间妖狐竟不知该怎么开口,只能语无伦次地把真相一股脑地倒给大天狗。大天狗皱眉看着他。
“...你在说什么啊?”“小生知道这很难接受但这是真......”“这是你的梦境,妖狐。”
什么?
“先别急着怀疑。梦是从中间开始的,你还记得一开始的情景吗?一切的开始。”
到底在说什么啊?
“照我说的做,妖狐。”
“小生......”
妖狐的大脑里一片混乱。大天狗向来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只是让妖狐觉得更加难以接受。他看着大天狗的眼睛,深邃的蓝瞳里满是不容置疑。妖狐只得顺着他的指示努力回想着。昨晚、酒吞的本子事件、和大天狗一起参加夏日祭......他记起了很多很多,可一切的开始......他记忆的开始……他是大江山集团的首席外交官?在此之前呢?
“小生记不起来......”
为什么会想不起来?明明知道和大天狗一起走过了那么久......
但那些以为存在的记忆为什么却一点也想不起来?
“又是谁告诉的你,这是我的梦境,而不是你的?”
谁告诉的......对啊谁告诉的小生......可是小生就是知道......为什么记不起来......
为什么啊?
“都是那个封印者给你种下的假的记忆。”
“为了让你一直追寻一个本就不存在的答案。”
“为了让你不会那么快地醒来。”
“你听着,妖狐。跟着我讲的,我需要你记起沉睡之前的记忆。你真的记忆。”
妖狐恍惚地点点头。小生...真的记忆......
“那天你不辞而别,只给我留下一张你返回大江山的字条。我追去找你,但大江山早已是硝烟四起的战场。很多天我寻你不得,只得暂住在酒吞和茨木的营地里......
“直到一天清早,蝴蝶精找到我,说她找到了你的梦境。白天你在做梦本来就很奇怪,更诡异的是你的梦被锁住了,她进不去。蝴蝶精说你是被封印了,要找到施术者拿到信物才能进入你的梦境,在梦境中找到你,让你醒来。我们找到并且杀死了那个施术者,蝴蝶精就把我送了进来,就是昨天晚上。我通过这个假的大天狗的记忆找到了你。妖狐,你的身体被藏在了很隐蔽的地方,只有你能记起自己被藏在了哪里。”
妖狐听着,依旧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“小生...小生不信...怎么会......”
“你可以验证一下。”大天狗冷静地看着他,“不过最好快点。施术者死了,你的梦境应该已经开始崩塌了,逻辑什么的也应该维持不下去了。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昨晚喝的烂醉今天却一点事也没有?”
妖狐晃了晃头,果然一点也不头疼,何况昨晚的事他还记得一清二楚。
“...一定不是这样的......”
妖狐掏出手机,颤抖地拨出酒吞的号码。“他一定记得昨天送了我酒...”
电话接通。“喂酒吞...”妖狐满心期待着那声熟悉的“本大爷”。然而想起的却是一个冰冷的男音:“抱歉阎魔大人现在正忙。”挂断。
“阎魔...?不...这不可能...”妖狐怔怔地看着屏幕上标记为“酒吞”的号码。突然一声巨响把妖狐炸了一个激灵,他抬头,看见大天狗站在窗旁向外看着。“又两辆车撞了而已。崩塌的速度越来越快了。”妖狐也向窗外看去。街道上满是撞得七歪八扭的车,走路的人走着走着甚至走到了垂直的墙面上。一架飞机撞到对面楼顶上,竟然直直地穿了过去。整个世界一片混乱。
“信了吗?”大天狗轻轻把手搭在妖狐肩上。“你的妖力被这个世界限制太久了。除了收起耳朵和尾巴,你有多久没用过妖力了?”大天狗牵起妖狐的手,在他的手掌上刮起一个小小的旋风。“你会想起来的。告诉我,你在哪里。”
妖狐闭上眼睛。回到现实他才是真正地和大天狗在一起。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。
熟悉的感觉渐渐流遍妖狐全身。黑暗和混沌包围着他。妖狐又拿起了久违的扇子,风刃将隐于暗中的恶灵切割开来。渐渐地他似乎能看到一个光点,光芒触手可及。
妖狐伸手抓住那个点。
他睁开眼。“在我原来的房子旁边,第四棵大柳树下,有一个洞。”
大天狗低头吻他:“离我在的地方不远。我马上启程去找你。快醒来吧。”他递给妖狐一个小小的青勾玉。妖狐接过来,注入妖力,瞬间勾玉就迸发出一股引力将妖狐吸引进去。妖狐最后拽住大天狗:“你会来找我的吧?”大天狗在他耳边低喃:“我一定会去找你。”接着把妖狐推进了勾玉制造的漩涡。
妖狐猛地睁眼坐起。四周一片黑暗,他眨眨眼,发现自己在一个地洞里。身上贴满了稀奇古怪的符咒。
妖狐扯掉符咒,爬出了地洞。并没有明亮的光芒,大江山原本一碧如洗的天空完全被鲜血染成了红色。放眼望去除了被摧折的草木,就是妖族鬼族们的尸体。
大天狗呢……妖狐四处寻找,跨过无数认识的不认识的死尸,一个活人活妖都没找到。突然他看到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。“茨木!酒.....”他急忙跑过去,名字喊到一半,愣住了。茨木的白发已是鲜红,他回头望着妖狐,秀气的脸上血和泪混成一片。巨大的鬼手上托着的是酒吞的头颅。茨木的身旁,是一尊仍屹立不倒维持着作为鬼王最后尊严的无头尸。
“酒吞他......”“妖狐大人!”妖狐还没有从极度的震惊中缓过来,就听见蝴蝶精在喊他。他看见蝴蝶精跌跌撞撞地跑过来,显然也是受伤不轻。“怎么了?”“您快回去休息别乱跑了!您封印刚解除,现在还很虚弱......”妖狐一把抓住她:“大天狗呢!?他不也是刚从梦里出来吗?!他在哪?!”蝴蝶精泪眼朦胧,咬的嘴唇发白:“......大天狗大人没事,他说马上就过来找您让您回去等着......”“胡说!”妖狐撇下蝴蝶精向她来的地方跑去。
穿过几乎被摧毁殆尽的树林,妖狐停了下来。他听到了两个人交流的声音:“......果然变得虚弱了哈哈哈大人真是高明......”“......只可惜损了一名极好的阴阳师啊唉......”“......三大妖怪之一竟然还有这样恶心的癖好......”妖狐透过树丛间缝,看见两个武士打扮的人类,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团漆黑的东西。
那是大天狗的翅膀。
妖狐在他们脚边看到了大天狗。趴在地上,周身散落着一片片的黑羽,背后狰狞的刀口鲜血淋漓。他早已没了生机。
“你们这群混蛋!”妖狐咆哮着向两人冲上去。手中扇狂舞,阵阵风刃带着撕裂空气的尖啸声袭向武士们。眼看两个武士就要被撕成碎片。
“你们都去给他陪葬吧!!....咳!...”暴风骤停。妖狐低头,一把利剑穿膛而过。“大人!”“多谢大人救命之恩!”
“区区一只小妖就把你们难为成这样,要是你们去杀鬼王连他的一根毛都碰不到!”
“大人英明神武小的不及!!”
......
妖狐倒在地上。那些人的嘴脸让他作呕。但他已经没空关心这个了。
妖狐挣扎着爬向大天狗。血从他的腹部流出,在地上拖出一道刺眼的痕迹。终于他挪到了大天狗身边。妖狐轻轻抬起大天狗的脸,吻上那一双已经冰凉的唇。
“......骗子。”妖狐笑着,泪从眼角滑下。
“就让小生陪你,最后做一个圆满的梦吧......”妖狐抱住大天狗。闭上了眼睛。
大江山的天,铺满鲜红绚丽的霞光。
如梦境一般。
END
就是这样。最后还是虐了。爱到深处自然虐。
无非就是那些人想利用妖狐除掉大天狗。全盛的大天狗太强了打不过,于是就出损招借妖狐来......
最虐不过五个字。大江山退治。
一次虐了两对cp。我真是罪该万死。
是真爱。真的真爱。
就这样吧。
感谢你们阅读完w比心比心w谢谢支持
艾特拍档@藤生黑羽 

评论(1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