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lo 、鹿、蛇🇬🇧

高三狗掉线中/最近混阴阳师/狗子亲妈粉/吃狗崽、荒川all(大概)、酒茨、夜青、灯刀
等/口味巨杂无比/新晋獭迷/火影蛇控/微博@本神先生

【狗崽】《梦之中》(二)

前篇请戳头像w感谢喜欢
占tag嫌疑?

3、果然他来不是谈正事的。但是妖狐的步伐不能被他打乱。妖狐接过助理桃花妖递过来的文件:“......关于本子的那个事,小生这里有几个解决方案......”大天狗扔下一份文件打断他:“下次印刷把那一段去掉。就这样。可以了吧?”虽说是问句,可完全是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妖狐看着那一份已经署好名的协议:“......可以。谢谢......”叹气,示意桃花妖将协议收好。再怎么扯都没用了吧。“......所以你刚才问什么?”妖狐深呼吸,抬眼对上那双严肃的眸。
“你最近、到底、怎么了?”大天狗故意把字咬得很重。见事情办好了,跟着妖狐来的樱桃组和大天狗身后的鬼使黑白都识趣地退出了房间。
“......小生怎么了?”妖狐皱眉。
“你不觉得你最近很不对劲吗?晚上......你那都是什么态度啊?”大天狗一贯冷静的语气难道有了一丝波澜。
“小生说了小生很累想早点休息......”
“你怎么会天天都很累?!你信不信我接着就去找酒吞那个混蛋……”
“你够了吗?”妖狐有些恼怒,“小生就是最近被各种事搞得很累啊,你是小孩吗?这点事都不能理解吗?我想晚上好好休息休息不行吗?你能不能别这么自以为是啊?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!”妖狐气得连自称都变了。“妖狐,我......”大天狗被妖狐突然的爆发怼得愣住了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,只能怔怔地看着妖狐摔门而出。
摔门而出,妖狐的视线却瞬间模糊了。他脚步有些跌跌撞撞的。
“妖狐先生您出来了......您还好吗?”樱花妖上前,却被桃花妖拽了回来。“...别管他...”自觉地和妖狐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妖狐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。大天狗发愣的有些受伤的表情刺的他心快要流血。
伪装。这是妖狐的选择的自我保护机制。既然决定要将真相告诉大天狗,妖狐决定先慢慢地同他开始保持距离,“到最后习惯了,他离开时自己也不会很难受了吧。”这是妖狐对自己私欲的妥协。他开始以工作太累为由拒绝大天狗的求欢,对大天狗各种甜蜜而又宠溺的示好置若罔闻,甚至有时对大天狗冷言相向。他不想这样,每次明明他都已经要忍耐到极限,却还是要克制着装出一副疲惫的样子把心爱的人推开。
但马上那个疲惫就不会再是装的了。妖狐很累。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会有个终点,自己是否会有一天真的对大天狗产生厌烦,对他讨厌至极以至于恨不得他去死。但他现在不能停下。已经开始,就要咬牙坚持下去,绝对不能给自己后悔的机会。
但似乎,这种折磨遥遥无期。

4、妖狐听着高跟鞋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,最后停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前。敲门声意料之中地响起。
“请进。”妖狐把乱成一团的文件堆到桌子的一角。一个火红的俏影袅袅地走进来,停在妖狐的办公桌前。“啧,崽子,你这样可不行啊。”三尾狐看着妖狐杂乱的桌面,眉毛不满地挑了挑,红唇一撇。妖狐掐着眉心:“表姐,你要是来教小生怎么打扫卫生的,请原路返回,不送。”
“别这么冷漠,崽子。你姐姐我也很忙,偶尔关心关心你你也要学会感激。”大江山集团财政部长三尾狐晃晃手中的文件夹,一看就是刚做完汇报。“老大找你。快点过去。”妖狐站起来要走,三尾狐皱皱眉:“你最近怎么了?魂不守舍的。”抬手帮他打好系得一团糊涂的领带。“谢谢。小生没事。”妖狐朝她笑了笑,走了出去。
“......”三尾狐叹口气,摇摇头。
“坐下。”妖狐坐在酒吞办公桌前的椅子上。“上次那个事办的可以。听说解决得很轻松?”酒吞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。轻松个头。妖狐在心里骂道,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。“是么?”酒吞眯了眯眼,“你最近......是不是和你家那位有点矛盾啊?”
MD。有那么明显么?妖狐咬牙。但酒吞好像并不在意:“本大爷可没空管你们的闲事。你最近也挺累的,听说有个人类公司有找事是吧?你就别管了,交给樱桃她们。你好好休息几天吧。别整天无精打采的。”酒吞推给妖狐一个做工精美的盒子:“本大爷新弄到的好酒。回去和你家那个好好喝上一杯。就当是本大爷赏你们的。”“...谢谢。”虽然有点不爽,但妖狐还是挺感动的。酒吞摆摆手,看一眼手表:“本大爷先走了。和那个家伙约好了出去吃饭。真麻烦。”无奈,言语间却全是甜蜜。妖狐眼睛里的光有点黯淡。
突然酒吞的电话响。刚接起来,没等酒吞答话妖狐就听见电话那边喊了很大一声“挚友”。“你快走吧,茨木要急了。”妖狐笑着推他。酒吞尴尬地笑笑,离开了。
就剩妖狐一个人看着那个盒子,苦笑挂在嘴边。
TBC

评论(4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