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lo 、鹿、蛇🇬🇧

高三狗掉线中/最近混阴阳师/狗子亲妈粉/吃狗崽、荒川all(大概)、酒茨、夜青、灯刀
等/口味巨杂无比/新晋獭迷/火影蛇控/微博@本神先生

《大江山异闻录》By.Kalo


酒茨/短篇4k+/私设一大堆/游戏内部背景设定/暖向/ooc
《大江山异闻录》
1、最近晴明阿爸的寮里不太安生。
      就是那次出战,出去的是阿爸辉夜姬镰鼬桃花妖酒吞茨木,结果回来的是阿爸辉夜姬镰鼬桃花妖酒吞茨球。
      茨木变成茨球了。就是字面意义上的,白色毛绒绒带着两个红色小角的,茨球。
      明明只是某个式神技能带的变形,然而那个式神被酒吞拿葫芦喷死之后,甚至直到战斗结束,茨球还是茨球。
      等等变形也不是变成球吧!什么鬼BUG啊!
      反正就是这样。拿回去后问了一圈,连活得最久见多识广的比丘尼也没有办法。她占卜的水晶球里只显示着一片荡漾的血红色。
       最不开心的是酒吞。茨木变成茨球后更粘人了,杵在酒吞身上和个挂饰似的。“把他给本大爷治好啊你们一堆没用的阴阳师!”大江山的鬼王副官变成了球像什么样子!酒吞非常不忿。阿爸苦笑:“吞总我们也是尽力了……我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养个六星还变成了球...”酒吞:“……”

2、于是一代大江山鬼王,天天带着一只球。
      很不爽。酒吞顶着在自己头顶晒太阳的茨球喝闷酒。不行,得快点找个大队长甩掉这个包袱。
      先找了狗粮大队长大天狗。“没空。”狗子提起晴明刚抽到的狐崽子。酒吞:“......死给。”
      找了斗鸡黑洞荒川之主。獭獭完全听错了重点:“啥?汝要带球?那汝别上斗鸡了。别给吾拖后腿。”酒吞:“......MMB。”
      看起来一直很闲的青行灯。灯姐似乎完全没有在听酒吞讲话:“啊啦啊啦~似乎有新的怪(duan)谈(zi)可以讲了呢~”酒吞:“......你要是说出去本大爷就拿你喂葫芦。”(刀姐:“你敢!”)
      跳跳一家自告奋勇:“毛绒绒即是正义!请务必交给我们!”酒吞:(脑补出了茨球被薅得秃毛的样子)......滚。”
于是最后找了寮里的元老姑姑。“哎呀这就是小茨球吗~想当年姑姑刚带他的时候就是这么可爱呢~”这个有戏!酒吞:“送给您好不好?”他伸手把茨球从头顶拿下来。被太阳晒的懒散散的茨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姑姑的大翅膀紧紧抱住。“咕....啾!啾!”突然清醒过来的茨球用力挣开了姑姑的怀抱,一跳扑回酒吞怀里。姑姑乐了:“哎呀我的小茨球有自己的主见了呢~那姑姑就不管了~酒吞你好好待他哟~”酒吞:“......”
     所以最终酒吞还是没有把茨球推销出去。 “真是的……怎么也甩不掉了是么?”酒吞抬头,突然看到一堆白蛋跳来跳去的结界。“'刚带的时候就是这么......'有了!”
 于是阿爸看到酒吞揪起一个白蛋扔出了结界,把茨球放了进去。晴明:“喂吞总,茨木他头顶带着个'满'啊已经满级了啊……”然而酒吞并不理他。他低头瞅了一眼茨球:“你就在这里乖乖等着变回来。”转身离开。
终于。满心释然的酒吞走了两步,突然感觉有些奇怪。那家伙怎么这次没有要死要活地扑回来?
酒吞回头,却发现茨球依旧是被自己放下时候的样子。小小的身体颤颤地,还发出很轻的咕噜噜的声音。“哎本大爷没说不要你了啊!”酒吞嘟嚷道。茨球动了一下,凑到酒吞身边,紧紧贴着他。“这家伙......”酒吞扶额,蹲下,“......真麻烦。是本大爷的不对,行了吧?”抄起茨球抱在怀里,“走吧,回家。”“呼噜噜~”茨球终于头上又开始冒小心心了。
一旁的阿爸咽下狗粮,赶紧把被扔出去的白蛋塞回了结界。

3、于是一代大江山鬼王,开启了养球的新世界。
关于茨球吃什么,一开始酒吞是完全没有头绪的。从跳跳妹妹那里拿了狗粮,倒在碗里推给茨球。然而茨球完全没有把那些小粒粒当成食物,甚至还兴奋地想要跳进去打滚(被酒吞一把逮了出来)。
酒吞又去拿了山兔的百虫蛙粮、荒川的鱼饲料、犬神的鸟食、抢了三尾猫的猫粮、兔丸的兔粮、小鹿男的鹿饼等等各种奇怪的宠物粮食喂给茨球,结果都和喂狗粮一样,完全没用。最后酒吞懒得管了,把茨球丢在一边,拿出小白发的寿司摆在暖桌上准备喝酒吃饭。酒吞拿起一个鱼籽寿司准备下口,突然一道白光闪过,手里的寿司就被跃起的茨球抢走了。酒吞一脸惊异地看着身体一耸一耸似乎嚼得正起劲的茨球。“今天的饭有鱼籽寿司...!挚友也喜欢吃鱼籽寿司吗?”突然茨木的声音在酒吞脑海中响起。“...那家伙喜欢吃鱼籽寿司吗...之前没有注意呢......”酒吞挑出饭盒里所有的鱼籽寿司堆在一个盘子里,放在茨球面前。茨球立刻扑上去,半个身子都要拱进寿司里了。“急什么,慢点吃。”酒吞看着他觉得好笑,伸手抽张纸巾帮茨球擦去粘在毛上的酱汁。茨球顺势撒娇似的拱了拱酒吞的手心,酒吞也没有阻止他。
吃饭问题算是解决了。关于茨球睡在哪里的问题......完全不需要解决。茨球坚决表示过绝对不愿意离开挚友三步以外。反正这么小一只也不会占多大地方,酒吞就容许了茨球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。看着那一撮小小的白毛,酒吞悄悄地摸摸缩在自己怀里的茨球。啧,毛绒绒的......竟然......手感不错......
于是之后酒吞时不时地就撸一把茨球的毛。
就是大江山的鬼王也抵御不了毛绒绒的正义呀。

4、酒吞并没有理睬荒川的嫌弃,毅然决然地跟着晴明出了斗技。“反正茨球呆在他头上不占位置的就随他吧。”阿爸这样说道。
然而对面神乐组里有一只茨木。“哎对面那个酒吞头顶上是个啥啊?”他盯着那一大坨炸开的红色里瞩目的白毛。半响突然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:“哈哈哈对面的茨木是个球啊哈哈哈哈哈!!”
瞬间神乐组就失控了。“......作为一个茨木混到这个份上也是可以......”“......你要是变成这样我接着就把你喂了......”“......我要是变成这样你一定要把我喂了别放出来丢人......”
酒吞感觉不到头顶茨球异样的颤抖,因为他已经像自己的发型一样要爆炸了。“你TMD给本大爷闭嘴!再说他一句不好你试试!”酒吞举起葫芦对准对面茨木。然而因为没有叠狂气,葫芦很不争气地只吐了一下。
“我就说,你能怎样呢?”对面茨木一声冷笑,空袖触地,“地狱之手!”一只巨手从地下伸出扑向酒吞。“噗!...咳...咳...”一口鲜血喷出,酒吞狼狈地半跪在地,却还是接住了掉落的茨球把他挡在自己身后。
“......真是可悲啊,一代鬼王。”听着他的嘲讽,酒吞也有些恍惚。
为什么自己会为了那个家伙变成这样...可是就是...超级不爽啊......
对面虎视眈眈抬手准备结果酒吞。一旁荒川紧握扇子正要放吞噬,突然茨球冲了出来挡在酒吞面前。“茨木童子你干什么!给本大爷滚回来!”酒吞伸手就要把茨球抓回来。一直很听话的茨球,这次却躲开了酒吞的手。阿爸低头,看到鬼火少了三点。
地狱之手。
一只比之前那个更大的鬼手扑向了对面的茨木!
对面茨木倒下了。
迁怒。
“团...团灭......”
“果然还是阿爸的好茨木!六星没白升御魂没白肝哪哈哈哈.....”阿爸乐得要冒泡泡了。对面大吼:“不公平!你们七打六......”荒川一发鱿鱼堵住他的嘴:“否。吾未曾出手呢。”“......”
茨球转向酒吞,动了动,却又害怕似的不敢靠近。酒吞抬眼看他,一把揪过来,“.....你这家伙!”
却是把他狠狠摁在自己怀里:“......能不能别再这么蠢了啊!真是让本大爷......不省心......”
“......啾......”茨球轻轻地蹭着酒吞。酒吞顺顺他的毛:“走,今晚罚你陪本大爷好好喝上一壶!”

5、于是酒吞房间的暖桌上不仅摆满了各种吃食,还有两只酒碗,和一壶酒。
“你变成这个样之后就没再陪本大爷喝过酒了,嗯?”酒吞把两只酒碗满上,又抬手把茨球提溜到暖桌上。“之前还当你是变成了个什么玩意,不敢给你酒,今天本大爷才发现你TM还是那个茨木是吧!喝酒!”说罢自己先一饮而尽。茨球凑近面前的酒碗,也咕咚咕咚地喝起来。酒吞抹抹嘴,又提起酒壶给两只碗满上。“喝!”
不一会酒过三巡,酒吞的话也多了起来。“本大爷告诉你......其实本大爷......红叶那个女人本大爷根本就......你听好了茨木......”却也渐渐地各种乱七八糟语无伦次。茨球也有些发红,似乎喝的也有点多,一跳一跳地大概是在打嗝。一人一球,一个胡聊八扯地侃,一个兴致勃勃地听,直到后半夜酒喝完了才睡下。
这种生活......真怀念呐......酒吞这么想着,闭上了眼睛。

6、酒吞醒来时,天已大亮。除了宿醉的头疼,酒吞还觉得......床有点挤。
“挚友早上好~”突然旁边传来这么一句。一瞬间酒吞还以为自己幻听,结果一转头就对上了茨木笑嘻嘻的脸。
“.....我去你大爷...!”酒吞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“你怎么变回来的?!”
茨木耸肩:“我也不知道......早上起来就变回来了。大概是挚友的肺腑之言将我感化......”“闭嘴。”酒吞皱眉打断了茨木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吹吞。估计是喝酒喝的。他打量了一下茨木,似乎就是原来的那一只没错,但是......
“你先去把衣服穿上。在那边的柜子里。”酒吞别过脸去。“哦。”看不到酒吞面部表情的全裸茨木乖乖地下床去穿衣服。
酒吞抓起床头的发带把头发绑起来。“那家伙一只手...怎么穿衣服的?”酒吞有些好奇地转过头。茨木一只手穿衣服早就习惯了,然而再怎么习惯看起来仍然是比两只手要笨拙。“......这家伙......真是看不下去了。”酒吞走过去,认真地帮他系好了一堆堆麻烦的带子。茨木似乎有些惊讶,但马上就一脸灿烂:“谢谢挚友!”
“你变成球这么长时间本大爷照顾你的,你谢得过来吗?”酒吞瞅着茨木的白毛,伸手摸了一把。“啧,没有茨球的软。”听到这话茨木急了:“那...我再变回去也可以的!只要挚友愿意我可以......”
酒吞看着那一双许久未见又无比熟悉的金色双眸,嘴角不由得翘起。正在顺着茨木白毛的手用力,将茨木的脸拉近。酒吞直视着那一双一直只追随着自己的眼睛,轻轻咬住了茨木的嘴唇。
然后是一个青涩却又缠绵的吻。
酒吞松开茨木,舔着嘴唇,看着面前人绯红的双颊,笑道:“不用变回去了。这样就很好。”
“......是,挚友......”又是大大的笑容
今天的茨木,因为挚友而依旧很开心呢。
END

一开始发的图结果却说有违规...没开车啊?
第一次发文就这样萌新(并不)瑟瑟发抖
所以这是第一次写酒茨也是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...
文内的标签和tag打的也不是很熟练
私设一大堆......请不要在意w
可能也会有错误欢迎指出w
无论如何感谢阅读。喜欢的话就太好了w
召唤拍档@藤生黑羽 

评论(3)

热度(39)

  1. 这世界和谐的那么让人消沉Kalo 、鹿、蛇🇬🇧 转载了此文字